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总编信箱 编辑部信箱
|
|
|
|
|
|
|
|
|
|
|
|
|
|
|
|
|
|
|
精拍拍卖信息网 精拍艺术家网 精拍艺术商铺网
您现在的位置: 精拍艺术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专访 >> 资讯正文
·收藏家乌利希克:藏品归属重于私利·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4/6 16:26:15
  

   3月下旬的香港,“M+希克藏品: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成了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期间,到港者必去的外围展。

  这是被称为“完整地收藏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收藏家乌利·希克(Uli Sigg),自2012年宣布向在建中的香港公立美术馆——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捐献个人收藏后,首次在香港展出他的这批收藏。

  1970年代作为瑞士迅达集团(Schindler)代表来到中国创办合资公司、1990年代曾任瑞士驻华大使的希克涉猎中国当代艺术20年之久,被广泛认为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品类最完整、创作时间跨度最长的中国当代艺术私藏。

  2012年6月,根据“部分捐赠,部分收购”的协议,M+向希克以远远低于市场价的购买协议购买了他个人收藏的47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随后希克则宣布将把自己收藏的另外1463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赠予M+。这批捐赠艺术品,出自350位艺术家之手,包括张晓刚、岳敏君、方力钧、谷文达、黄永砯等现已公认的当代艺术大家,据业内人士预估,总价值近10亿元人民币。

  从捐赠规模和价值上说,这是国际上收藏家个人向单家博物馆所做的最大个人捐赠之一。而喝彩之外也免不了质疑的声音:“抛售”、“部分藏品不值得进入美术馆收藏”等诸多负面舆论接踵而至。

  “人们总是觉得我的捐赠背后藏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以为我是想用藏品变现或是借捐献在中国艺术圈获得更多话语权。但其实并非如此。在我看来,藏品的归属,远大于我个人利益。”时隔近4年,希克在接受专访时仍难掩无奈。

  希克表示,对于这批藏品,他最初期待的归宿是中国内地公立美术馆。“我曾在各种场合表明心迹,希望把它们留在中国。我对中国内地有很深的感情,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把藏品捐献给内地美术馆,事实上我跟北京、上海的几所主要美术馆都提及过捐赠的事,可是没有人后续回应我。而香港M+却主动向我抛出了橄榄枝。”

  位于西九龙文化区的M+仍然在建设中,这次在ArtisTree的艺术空间举办的回顾展不仅让观众得以一窥希克藏品的丰富性,也是对在建中的M+的预热宣传。策展人皮力采取了编年时序的策展手法——按时序追溯展示,展出了来自50位艺术家约79件展品,涵盖水墨、油画、雕塑、摄影及录像等媒介,旨在全面展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史。

  “M+希克藏品: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展2014年曾在瑞典默奥大学的Bildmuseet美术馆展出,2015年于英国曼彻斯特惠特沃斯美术馆展出,两个展览誉满欧洲,吸引了逾十三万名访客参观。而香港站的展出,是M+的藏品第一次在香港民众面前露面。无论是M+,还是希克,对此的态度都是小心而谨慎的。“这个展览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香港民众介绍M+收藏了什么样的艺术品。因此要在展厅可以容纳的展品数量不多的情况下,选择精品和代表作来向观众诠释整个藏品的概念。”希克表示。

  为什么在决定将藏品捐献给M+时,采取了少量作品收费售出的条款,而不是全部捐赠?如果日后有机会,会以怎样的方式将藏品捐献给内地美术馆?

  希克:M+以1.77亿港元向我购买了47件藏品,相比这些作品的市场价,这个价格只是相当于当时我收藏它们的“成本”。与此同时,我另外给他们捐献了1463件藏品。我一共收藏了2300多件中国当代艺术,其中1510件已经在M+了,大概还有七百到八百件私人藏品。

  我过去的经历大多是跟中国内地城市,例如北京、上海相关。所以我的初衷是将它们捐献给北京、上海或广州的美术馆。

  我只会将藏品捐献给公立美术馆。我不认为私人美术馆会是我的藏品的好归宿。个人认为,因为历史的记忆总是会留在公立美术馆,那才是权威记录艺术史的地方。而内地私人美术馆尚属新兴阶段,我不知道它们未来的的命运会如何,而且内地私人美术馆的收藏质量和收藏方向,总是跟收藏家个人的品味和爱好相关,并不似公立美术馆的收藏成体系,且客观。

  关于M+的这批藏品,你跟M+是如何约定展出频率的?

  希克:在美术馆建成后的前3年,M+提供至少5000平方米的展区以供展览,同时至少为这部分藏品举办3场展览。我认为只有这样,观众才可以大致了解我的整个收藏概念和体系。这个收藏不是聚焦在某一位或数位艺术大师身上的,我希望它展示的是过去这么多年间中国艺术家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界创作了怎样的作品,形成了怎样的艺术脉络。在此之后,M+可以自由策展。

  十年前,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展出了你的收藏展 “麻将”(Mahjong),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轰动,欧洲艺术界当时将此展视为认识中国当代艺术的“入门”。一个时代过去,欧洲艺术界对你的藏品的认知发生了哪些改变?

  希克:欧洲人对“麻将”这个展览更多的是感到震惊,他们没想过原来中国有这么多有力量的艺术品。而如今,欧洲艺术界对中国当代艺术已经有了更多的认识,这些认知和肯定也反映到中国当代艺术家在国际上的艺术品价格中,当年收藏过的许多中国艺术家如今已经身价百倍。

  你创立的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未来会与中国的美术馆有哪些合作?

  希克:我觉得CCAA应该是一个属于中国人的奖项,而不是由外国人来决定哪个艺术家和作品更有意义。因此评审团是最重要的部分,现在它的评委由一半中国人一半西方人组成,这样才能保证评委会完整的国际化的学术背景。CCAA虽然是由我创立,但我严肃地思考过将它转交于中国的艺术机构来操作,变成一个真正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奖项。

  你是否还在继续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希克:目前我新收藏的作品主要是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过去收藏过的许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价格现在已经非常高了,我也负担不起了。对于年轻艺术家,我依然采取过去那样的收藏方法,需要观察他们一段时间才确定是否购买。我现在虽然不住在中国,但一年会来中国8次。但是在过去,我可以用很长的时间来观察艺术家的创作方式,再决定要不要买一件作品,而现在却要很快地作出决定。因为如今一个好的艺术家周围会围绕着很多艺术品交易人,好的作品很快就被买走了。所以,在购买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之前,我可能无法再长期地观察他,但会在出价前认真地做研究。

资讯录入:tina    责任编辑:tina 
  • 上一条资讯:

  • 下一条资讯: 没有了

  • 中国精搜(jingso.jingp.com)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投诉建议 | 版权说明 | 在线客服 | 合作代理 | 友情连接 |
    2004-2014 精拍艺术网 版权所有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06043009号